2015年3月1日 星期日

健美女大生的前世今生(下):今天,我們繼續航行,方向西南西


不知為何我從小就很愛畫筋肉人。這可能是我喜歡健身的原因之一。

這篇是關於女大生的今生。還沒看過前世的可以點這裡

文章的標題,是出自我幼年時期從哥倫布傳記看到的一句話:


那是哥倫布寫在航海日誌上的一句話。他帶著一群罪犯出身、居心叵測的船員,踏上無人知曉終程的旅途,但是他每天的航海日誌上都有這樣一句話;面對不可知的未來,他選擇用信心和勇氣去面對。 節錄自 hoyi's weblog

面對不可知的未來,我們唯有選擇用信心和勇氣去面對。



揮別圓形盤狀物人生的陣痛

說來奇怪,我對於大部分的事情通常都是隨興到一個不行(例如常常在夜半時分無法克制地想要吃健達繽紛樂),可是對於工作,至少到目前為止,都是呈現一個沒有太多妥協空間的狀態。記得剛揮別新竹令人印象深刻的大風後回到家裡蹲著時,長輩和爸媽親友們的電話不時地打進來,內容不外乎是關切怎麼了?壓力太大做不下去了嗎?股票拿到了嗎?(這裡我要解釋一下,從 2008 年分紅費用化制度開始後,台灣的科技業現在已經不發給員工股票了!賣肝五年退休,已經是十幾年前的事情了喔)

這一切,幸好有我那不但要同時抵抗因為自己女兒貿然辭職的怒火還要不斷向親戚朋友解釋的心臟不好母親頂著,讓我現在還能悠然挑燈夜半寫網誌(詩~傷只油媽馬~豪)。其實我大概花了一兩年的時間,才慢慢理解「從著名大公司辭職不幹」這件事,對於大部分我媽那一輩過慣穩定生活過的人來說,是一件震撼小宇宙的事情。記得在 Peter Thiel《從 0 到 1》裡面,有說到戰後嬰兒潮世代,也就是現在 20 到 40 歲左右的人的爸媽那一代,世界觀跟他們的子女有很大的差異。他們的未來是確定且樂觀的,而我認為,我們這一輩的台灣人,絕大部份人認為未來是確定的悲觀(例如一直罵台灣是鬼島卻不做出改變),少部分需氧量比較大、被這種確定悲觀搞得快窒息的人,就有可能選擇掙脫。至於掙脫去哪則是其次。

結論是媽媽很偉大。但不能因為媽媽偉大,就妥協犧牲你自己的夢想。因為時代不一樣了,他以為他是為你好,但很有可能是害到你。這不叫孝順,這叫愚孝,跟寵壞小孩的父母沒什麼兩樣。很簡單,只要想一點你就可以分清楚了:你確定乖乖聽他的話,對他是最好的嗎?人都是可以溝通的,就算是長輩,也需要做大腦體操,但這是另外一個故事了我們下次再聊,不然這篇文可能會變成一萬字。


從每天看電腦到每天看肉體

這裡說的肉體當然是有穿衣服的那種。我在家裡短暫蹲了沒幾個禮拜、投了某連鎖健身房的履歷,經過兩次面試後,以誤闖叢林的稚嫩宅氣小白兔之姿當起了教練。時光荏苒,倏地一聲兩年多就過去了。兩年多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要分享淬鍊過的人生經驗肯定嫌短頗有班門弄斧之虞,而細數風花雪月的實情卻又像是蜻蜓點水無足輕重,因此我想我就來分享一些我個人的觀點,以及我認為會對大家有幫助的資訊。





關於教練的迷思

前陣子看到一篇文章:「ㄇㄉ!33 個大學科系學生怒吼:過年不要再問我這問題了!」覺得相當有趣。我們對於各行各業的人都有某些程度的誤解與迷思(例如工程師就很會用電腦或一定很宅...),對於教練也不例外。最常聽到的有以下幾種:


教練不會感冒。有一兩次我感冒戴著口罩上班,我的學員很驚訝地說:「你也會感冒喔?我以為你們身體都超好!」是說有規律運動的確會讓免疫力提高,但教練的免疫系統如果沒有什麼意外,基本上構造應該都長得跟所有人的一樣......

教練都力大如牛。由於我本人追求強壯有力的肌肉,所以我的力氣的確比我認識的幾乎所有一般女生都大,不過也沒有大到可以在幫要做 Squat 的人掛上 25 公斤槓片時看起來就像拿起枝筆一般地輕鬆愜意。有時候一整天上課下來(尤其有男性學員時),二頭會暫時感覺沒力。


教練的工作好棒,一邊工作一邊練身體。這可能是最多人誤解的一件事,哈。教課和自我訓練,是兩碼子事啦!我們多數時間用動作示範和口頭指引調整學員的訓練,必要時使用碰觸關節或發力點作為引導等等,這樣的「訓練量」,可能跟吃飯拿碗差不多唷。

教練裡很多甲甲。其他地方也很多甲甲,只是他不一定會跟你說。

健身房很多甲甲。健身房有更多不是甲甲的男生。

教練都該有六塊肌、人魚線或馬甲線。我不是說教練的身材不重要,但這可能是我這輩子可以給出最有用的建議:只以身材作為找教練的標準,虧最大的可能就是你自己。教練的工作是以知識為工具、運動為手法,幫助人達到健康目標。意思是,教練的價值其實在他的腦袋。我目前還沒有辦法找到一個客觀的標準,教你怎麼隔空判斷一個人的腦袋值幾多錢,不過你只要先把這件事謹記在心即可。





健身房的教練只想賣你課。這正是我下面要來聊聊的事情...




制度影響行為

人的行為和他所處的制度和環境有很大的關聯。例如我們的教育制度(新的十二年國教還有待觀察)用學科考試做唯一的標準,因此我們選出來的是會解題會考試的人,其他能力則是未知,無法和國際接軌也是剛好(試問哪一個行業會需要大量只會考試的人?)。同樣的,健身房的制度,也會影響在裡面工作的人:


連鎖健身房抽成制度讓人疲於奔命。

我舉台灣某連鎖健身房為例子,你買教練課所付出去的錢,平均超過七成以上都不會進到教練的口袋(提示:這是好一點的情況。最差的時候,連一成都沒有),除非那個教練的業績好到一定程度以上。而這個「一定程度」,是必須超時工作才能達到的。抽成這麼少,除非做慈善,否則教練不可能有時間幫你好好規劃課程的。要好好規劃、不時上課進修自己、每天閱讀相關材料充實自己專業知識的教練,則無法賺到溫飽的收入。

而且更不可能有時間寫部落格!這就是女大生之前消失那麼久的原因Q___Q

至於這「業績壓力」又是哪裡來的?主管每個月都會說不達標就屎定了,但事實上俱樂部一間一間擴點,抽成制度又是這麼嚴苛,究竟不達標公司是會虧損,還是只是賺不夠多、沒有榨乾每個教練的最後一滴體力?(我以前在圓形盤狀物公司工作,連機台都需要定期保養了,不曉得加班教練們那超人般的體力到底是哪裡來的)

教練是一門專業,也是科學,但連鎖俱樂部的營運模式並沒有把教練設定成專業。就這麼簡單。這是一切現象背後的根本原因:制度。


我們覺得拒絕別人是沒有禮貌的行為

所以會很害怕遇被推銷,或是找盡藉口搪塞,就是不想直接拒絕。(這個影片超好笑大推薦:台灣人的藉口(Taiwanese Excuses)阿兜仔不教美語! 315)雖然女大生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不過可能從小太宅與外面世界隔離整天只知道看書看上網做深蹲,導致我進入職場後,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了解到原來大部分人覺得「拐彎抹角」才是有禮貌的好寶寶我原本還以為有話直說是尊重對方人格與時間的行為,看來在這個社會好像不太適用阿阿阿!

我從來不強迫推銷,但我覺得被推銷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我們所有的身外之物,不管有形無形,哪個不是透過交易行為得到的?因此,舉教練為例,只要你確定自己不想要,就明確乾脆手起刀落地拒絕吧!你有拒絕的權利,別那麼擔心被討厭。


教學和自己練是兩碼子事

會練不等於會教。我承認,我曾經一直覺得,那只是練得不怎麼樣的教練為自己開脫的藉口(但的確也有可能喇),但我現在回想起來,覺得我實在錯得離譜,簡直人不輕狂枉少年 Q_____Q。在成為教練前,我唯一的教學經驗就是教國高中數理化,現在覺得,那時候做的事,其實還稱不上是教學,充其量就是把我的想法講一次,然後解題給他們看。教學教學,「教會別人學習某件事的能力」。一開始也許只是給魚,但最終必須給他釣竿,教他使用釣竿,甚至少數情況下,有一天對方居然想要自己開釣具店。這是一個很有趣也很有成就感的過程,雖然挫折也很多。怎麼樣組合所有外在與身體條件的限制,以及學員本身的心理因素,讓他透過運動改善健康與身體,是這個工作的精隨所在。


今天,我們繼續航行,方向西南西

我不能保證我真的找到了什麼天命(例如牧羊少年發現他可以跟沙子和太陽說話而且回到故鄉還挖出寶藏賺大錢)或是此生不渝的志向,也不至於到每天都是夢想叫我起床的地步畢竟賴床和深夜吃繽紛樂也是我一生的志業,但我認為相對於多數和我同輩的人,我很幸運我是有選擇的,而且真的做出了改變。這是我熱愛的工作,我也希望我做的事沒有違背當初創健美女大生的初衷。(不過我覺得各位水水壯壯們可能多數時候都是在我成堆的廢話中想辦法翻找我想說的東西哈哈哈哈)


這篇文其實應該還沒有完結,不過有必要在這裡先畫個句點,以免他真的變成一萬字。我用我開頭的引言作為結尾:


面對不可知的未來,我們唯有選擇用信心和勇氣去面對。



相關文章:



2 則留言: